身在襪子的故鄉-彰化社頭,與生活其中的生命記事...



與美杏認識了將近3年了,一直以來,她都是我們在彰化社頭做襪子的好朋友。會認識美杏說來也巧,她是玉昌大學同學papa的同鄉好友,去了一趟德國唸書,卻選擇回到自己的故鄉-社頭做襪子,這也是台灣許多傳產第二代的人生縮影。



那天,特地與阿儒前往美杏那邊,討論第二代毛巾底竹炭襪的開發,車子慢慢的經過彰化社頭時,發現一個大大的路標「襪子的故鄉-社頭」就在我們沿路的頭頂處,我們的車也慢慢的開進這個小小卻擁有最多老闆的小鄉鎮。據說,彰化社頭的製襪產業,曾經佔台灣襪子總產量的九成,也佔了世界襪子總產值的七成以上。

但是近年來,隨著產業外移,以及大陸或其他國家的低價競爭與傾銷,讓社頭的襪子工廠迅速萎縮,有許多曾以此產業維生的社頭人也頓時失去工作。




▲老闆娘-美杏

車子開進了美杏的工廠時(或住家),發現,原來所謂的工廠,也只有2,3人的人力,美杏以及他的老公-陳大哥,也因為人力的不足而必須親身下去作。

工廠即住家的結果是,在訂單量多時,因為怕承擔著貨交不出的壓力,就算深夜也必須讓製襪設備繼續運作,連半夜上個廁所,都要前去察看,就深怕一不小心做襪子的線頭出了什麼問題,而導致一整天的努力變成垃圾,確認後才敢在機器聲中累到睡著。當然,如果沒有訂單的時候更不敢想像有兩個小孩要養的他們,要怎麼負擔生計?

而這「家庭即工廠」的工作環境,也讓我們想起了台灣鞋業的狀況,從小就在這樣凌亂、燥熱的環境下長大,但卻也是養大台灣人的產業,也就是支持台灣人經濟成長的生命力。

兩個女兒差不多5,6歲,還不懂得怎麼幫忙爸媽分擔家裡的辛苦,而疼孩子的美杏也就把賺來的錢全部幫兩個女兒買最漂亮的衣服,自己卻穿著方便但沒那麼講究的便服,就像台灣常見的媽媽一樣,沒有時下時尚名媛的裝扮,卻留露出更堅強美麗的樣態,感動的力量在台灣的土地上隨處可見。




▲老闆-陳大哥正與阿儒討論著襪子的製法!



▲現場講解做出來的國民襪的樣子!

這次在製作毛巾底國民襪時,剛好遇到了在棉花高漲的時代(今年累漲93%,創下1973年以來最大漲幅),美杏還是得要面臨是否漲價或是失去訂單的抉擇。與美杏討論後,我們還是希望可以為大家找到一個品質與價格的平衡。

第二代國民襪,雖然價錢比上一代高了一些,我們還是希望以高達60%的棉花與20%的竹炭紗,讓穿著還是一樣舒適透氣。而維持舊款毛巾底的舒適厚底,新版加了透氣層、與足部彈性織法,讓新版國民襪更好穿卻不變形。




▲阿儒與美杏/陳大哥的合照

討論完襪子的製作後,我們也準備起身回到台北,離開時與美杏與陳大哥合拍了一些照片。看著另外一個為著生活奮鬥的小家庭,心中充滿著感動與敬畏,雖然我們都是平凡的小人物,但總是可以在辛苦的日子裡因為實現小小的夢想而偶爾展出一抹微笑,而這一點點的夢想雖然微小,在我們的世界裡卻顯得特別偉大,也足以推動我們與下一代的生活經濟繼續向前,也許也不小心的正改變著台灣。

也不知道下一次見面會是何時,在回去的路上,與信儒衷心希望他們的小工廠能夠越來越順利,也早點找到幫手,可以讓自己的生活更輕鬆一點,也希望兩個女兒可以在更美好的土地上快樂順利的長大。

攝影/文字by 玉昌

 
關閉廣告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