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ORINGO W 私房對談 │

林果 x 小日子商號社長 ─ 劉冠吟 



對《小日子》雜誌的印象,是 平實地紀錄生活的點滴,將小人物、小細節用美好的方式放大,小事,也很重要。

社長劉冠吟,將自己對生活的狂熱投注於《小日子》,小日子商號飲料店的開啟,始於大學時期在連鎖飲料店打工所得到的震撼,社長笑著說她想做的就是最貼近台灣人生活的事。

就像每天要穿的鞋那麼平常,背後卻隱藏大大的學問;《小日子》紀錄這塊土地的每一個小小片刻,源自對生活的深刻感知。

 
ORINGO W ( 以下簡稱W ):請問小日子的初衷是? 希望能夠透過雜誌帶給台灣什麼樣的感受?

劉冠吟社長 ( 以下簡稱劉 ):

一開始,小日子是以記錄一些生活中的小事情為初衷,像是我們的創刊號叫做我們喜歡吃早餐,都是生活中非常枝微末節的事,因為日子每天都在過,即使是小事也是重要的事。

一直到兩年多前,意識到世道更迭的快速,開始讓我有一種歷史紀錄的使命感,除了原本傳遞生活風格的信念沒有改變,更 希望台灣現在美好的樣子可以被記錄下來,小日子對我而言演變成一種常民生活史的概念,讓新世代的人可以看到,原來以前的台灣長這個樣子。
 

W小日子跟自己生活的連結是什麼呢?小日子呈現的樣態跟自己平時的生活是一樣的嗎? 也會將對小日子雜誌的堅持帶入生活嗎?

:當然,就像我們的工作氛圍也是輕鬆的,我希望我跟我們的夥伴都可以過著如同小日子傳遞出來的生活樣貌,可以一樣注重跟經營生活中的細節。

其實不只是我,我們的同事也都有自己的風格,不一定是要很時髦或是用些名貴的東西,主要是自我風格的經營跟體現。不管是在衣著或是飲食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長相,不是說長的美醜,而是一個人呈現出來的態度,他對自己的生活有沒有知覺,瞭不瞭解自己,只要夠清楚怎麼表現自己,每個人的身體都是美的。




 


W:請問自己在衣著上有比較特別喜歡的風格嗎?

:我覺得自己好像沒有一個風格能夠定義或是歸類,也沒有特別追求的類型,但我喜歡彩度高或是大面積印花或圖騰的衣服,利用一件搶眼的單品跟素面單品去搭配出自己喜歡的樣子,漸漸就發展出一個自己的輪廓。

我認為只要了解自己的身體跟個人的風格,那就是最適合自己的,自在最重要。
 

W:創業過程中,有沒有遇過什麼特別大的難關?是如何度過的?

:媒體的聲量及影響力曾經是我們遇過最大的困難,雖然因為我們的紙本製作是漂亮的,所以銷量很穩定,但其實小日子的五年中,前面三年是完全沒有數位文本的,因此會發現文章的影響力不高;當文章的傳閱僅止於實體雜誌,沒有網路傳媒會讓我們的聲量變低。

但媒體的價值就是影響力及被閱讀率,當時有很多很紅的網媒出現,小日子在網媒這一塊知名度相對比較低,這讓我們感到無力,因為其實紙本媒體的製作是更耗時更麻煩的,但為了順應趨勢,我們還是把官網跟數位文本作出來,才突破這個狀況。

雖然如此我們還是有所堅持,我們不作內容農場,在我們的平台只產出我們的內容,但其他平台可以跟我們買授權,這才會讓我們的品質一直維持在一個小日子的風格,同時又能讓自己的東西被傳閱。


W:女性身分對於創業及工作上,是助力還是阻力呢?

:我認為是幫助多一點,但其實這個幫助反而是來自於社會對於亞洲女性的歧見,一般亞洲男性時常對女性沒有什麼期待,甚至認為女性是無知的,也因為這樣,我的表現往往都遠高過他們的期待,這對我而言算是一個讓事情更容易被執行跟推動的原因;但這同時也是一個很奇怪的點,因為對於一個人的期待,應該利基於人,而不是性別。

另外一個算是幫助的點是,大眾對於一個女性在職場與家庭兩者之間如何取得平衡的好奇,近幾年接受大大小小的採訪邀請,也不乏女性工作與生活的主題,所以如果今天我少了女人的這個身分,曝光度應該會隨之變少,但同樣的這也是源自於社會大眾對女性的刻板印象。




 


W:父母家人有沒有曾經反對過自己創業或是認為女生不需要這麼拼命?

:其實自己狂熱的性格始於自己的家庭,所以從小到大,整個家庭的步調都是很快很有衝勁的,也因此父母從來不會干涉我想做的事情,或是多給什麼建議,做就對了。

這讓我想到最近接到一篇文章的邀約,要我分享自己如何兼顧一切,但我咀嚼了很久,覺得這個問題其實不應該利基於「女人」以及「兼」這些字,首先我們通常不會去問男人這個問題,再來我從來沒有覺得自己是在「兼」什麼,這個問題應該是問忙碌的人,是如何兼顧一切。

所以後來我回答他們,不需要去想自己要兼顧什麼,只需要想自己想做的是什麼,如果是非常渴望完成的事情,自然就會想辦法去擠出時間來做,也自然會吸引到同樣磁場的人事物。只需要想著自己是個「人」,而不是一個「女人」。


W:平時如何排解工作的壓力?工作之下的生活是什麼樣子呢?

:其實我的工作跟生活沒有分野,因為我們的工作內容是源自於生活,所以其實每一個生活的環節都可能成為工作的一部分,除了看書看電影,我也非常喜歡旅行,喜歡把自己放在一個陌生的環境,體驗當地人的生活。
 

W:在今天受訪前有聽過林果嗎?可以形容一下對林果良品的感覺嗎?

:林果良品算是我唯一知道從設計生產到銷售,並且維持在這樣的形象跟質感的台灣手工鞋品牌,做工細緻的紳士鞋是我的第一印象。
 

W:小日子跟林果之間有什麼共通點呢?

我認為是對美的事物的堅持跟追求,做工的精細跟小日子在作雜誌的邏輯是一樣的,對鞋子品質的要求也是某種狂熱的展現,我相信我們對細節都是非常要求的,即便這些背後的努力,在檯面上不這麼容易被看見。

 



W:這次林果的女鞋,比較喜歡哪一款呢?

:我自己非常喜歡牛津鞋,但以搭配性而言,樂福鞋是比較容易駕馭的,所以其實選不太出來,我喜歡牛津鞋雕花的精細,我認為它就像是藝術品,英挺的版型及修長的樣子是在市面上的女鞋是很少見的,一般女鞋最常被提到的就是漂亮、修飾及當季流行,很少有品牌跟客人溝通工藝這件事情。

我認為工藝的追求其實對現在女生也是有感覺的,尤其在包包跟鞋子這一塊,但鞋子算是一個待開發以及需要被教育的領域,只是要看溝通的方式及對象,我相信 28 歲以上的女性對於這些知識是感興趣的。
 

W:在購買鞋子的時候有特別注意的部分嗎?

:鞋子對我而言其實還是比較是配件性的,要怎麼讓鞋子成為主角是我目前都一直在思考的,如果拿港星來比喻,我認為他們就像劉青雲,非常的細緻但不是那麼搶眼,搭配性很重要,因此我的鞋通常都不脫黑白兩色跟球鞋,鞋子的版型跟精細度也是我很在意的,所以經典款也是我最常購買的款式。





W:可以簡單用一句話定義自己嗎?

期許自己一輩子對新的事物,都保有著魔似的狂熱。

我是一個面對所有新事物,不論是工作或是生活都非常狂熱的人,只要是自己感興趣的就會一股腦兒投入,像著魔,即便過程中常常很痛苦,但那種燃燒一般的痛苦感,能夠讓我感覺自己真實的活著。
 
W:2017小日子有沒有什麼新的目標跟期許呢?

:最直接是希望生意可以穩定,另外是我們計畫要開民宿,希望可以在一個空間裡面呈現出我們曾經報導過的台灣品牌,能夠讓這些東西更直接體現在生活當中,但也不要流於符號化,比如客家文化就是客家花布,原住民就是圖騰,而是用比較日常的體驗去呈現這些內容。



*文字記錄:林果良品Lino / 攝影:有家攝影工作室 Evan Lin 

( 更多 #ORINGO W 私房對談,敬請期待... )
 





ORINGO W 生活講堂 ─ 美感工作的生活實踐
林果 x 風格品牌的創意對談


工作與生活不需要分野,擁有對自我的堅持及對生命的偏執,美,會自然透現,人,自會長成自己期待的樣子。三位講者在各自的領域發光,聽她們說說自己如何在創業、工作與生活中找到自我的定位,如何將工作中的美在生活中實踐,也將日常中的靈感注入品牌深度。

與談人: 小日子商號社長─劉冠吟、印花樂共同創辦人─沈奕妤、草山金工創辦人─劉冠伶

時間:4/23 下午14:00-16:00
地點:林果良品 松菸概念店 ( B1展演空間 )
地址:台北市信義區忠孝東路4段553巷46弄9號1F

 

前往報名>>>





 

 

 

關閉廣告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