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常,我們好奇每個營造出美好形象的品牌,那些幕後的推手與執行者,是不是在現實生活中,也仍維持住這份堅持,
所以我們邀請生活品牌-印花樂、風格雜誌-小日子及金工藝術品牌-草山金工的創辦者,來分享如何經營自己的工作與生活。
同時,三位美麗的女子,也穿上ORINGO W林果女鞋,看看他們用他們的方式演譯ORINGO W,呈現自己的樣子。

 
 
   
【簡單聊聊自己的品牌與自己的關係】


 小日子雜誌社長-劉冠吟表示:「既然我們的雜誌叫做小日子,那些日常中雞毛蒜皮的事情,都可能是創作的養分。」;
印花樂共同創辦人Ama說:「因為期待自己的設計能夠讓大家更關注台灣的環境與文化,現在也越來越喜歡將設計中注入山、海、林這類元素,因為現代人太習慣都市,所以希望大家可以多往自然走。」
Ama也時常會帶著自己的員工去淨灘,扎實的關注環境的議題;
草山金工,草山是陽明山最早的名字,因為陽明山頂上佈滿了芒草,因為自己小時候出生於花蓮,七歲之後搬來住在陽明山腳下,所以對於山林有著與生俱來的情誼與需要。
 
 【對美感的偏執】


 而關於美感這件事情,冠吟表示「要不美,要不就去死。」可以想像美對她而言的重要,但她也說,美,不是一定要瘦、要追求流行;
美,其實只是找到自己舒服的狀態,自己適合的風格,了解自己就很美,那種硬將所有流行元素放上身的樣子,她反而不敢恭維。
Ama說,其實自己對美感沒有所謂偏執,他認為找到自己的風格以及物件的意義是很重要的,不要去過別人的日子,好好建立自己的生活樣態才是重要的,這就是為什麼印花樂也不斷在用設計提醒大家關注自己的周遭也關注自己。
草山的冠伶說,對於美,她總是喜歡將傳統的故事,自然的元素注入品牌,我想是因為自己喜歡蒐集一些老物,總覺得那些使用過的痕跡總是更有味道。
 
生活與工作中必備的三樣物件】

 
這次我們也邀請三位創辦人分享一下在生活與工作中必備的物件,雖說他們嚷著這實在太害羞畢竟自己又不是什麼大明星,但也因為這些物件,可以更真實呈現那些他們堅持的理想跟信念。
冠吟分享她每天都一定會帶的一支George Jensen的鏡面手錶,她說她深深被這支錶的工藝吸引,就像林果的鞋子一樣,看似簡單但其實背後隱藏著強大的工藝底蘊,
這樣的東西與技術令她著迷,高工藝的東西,是很能乘載時間跟環境的累積跟淬鍊的,那些使用過後的痕跡反而更能襯出這些物件的品味。
音樂是Ama不可或缺的元素,無論工作或生活,所以他的周圍充斥著大大小小的音響,有音樂當背景能夠讓自己沉澱。
冠伶的工作室有貓家中有狗,她眉飛色舞地分享與這些動物相處的種種,彷彿所有麻煩事情在與這些小貓小狗接觸之後就會煙消雲散,也一再提醒著我們尊重生命。
 
 【如何定義自己的生活態度?


「人生是一個人的狂熱」,冠吟引用日本作家見城徹的自傳,她說:「任何我有興趣的事情,我一定會像著魔一樣去做,從不後悔自己曾經做過的事情。」
她也分享台灣咖啡界翹楚-洪喜開對人生的觀點,他說如果人生中只剩一種飲料,他會選擇咖啡,因為所有那些讓你耽溺的事物,都是苦的,
那些會令你興奮與全心投入的事情,絕對在某種程度上是痛苦的,因此他對於所有挑戰都是很著迷的。
 


Ama用自己喜歡做瑜珈比喻,生活中很多事情都必須要很努力,瑜珈也是,
創業至今依然努力,但是心境上已經轉變成,我很努力了,不管成功與否,微笑看待,專注下一次努力的機會。
冠伶引用美國詩人的詩「Rose is a rose is a rose….」她解讀,各種美都該被尊重被愛,也因此他希望自己可以將美的事物帶給所有人,紀錄萬物極美的一刻或盛放後飄落的姿態。
 
 【關於那些社會建立起的女性框架】

三位主理人也發表大眾習慣將女生建立出框架,喜歡詢問女生是如何創業,工作與家庭是如何兼顧,但無形中卻反而將女生獨立出來討論的第二性的感覺,
而在場的三位女生,有志一同的說,其實在創業與工作的當下根本不會去想自己是男生女生,就是去做了就發生了,因為說穿了我們都是人,只需要去想自己想做的事情是什麼,然後做就對了。



看著三位在自己的領域發光的女性,腳上穿著ORINGO W女鞋,不禁有種與有榮焉的感覺,
也很開心林果女鞋穿在他們身上呈現出這麼不同卻美麗的樣貌,他們也說林果女鞋中性的外表讓他們搭配起來非常的容易,
小日子社長更說,這雙鞋幾乎可以搭配自己衣櫃裡的所有褲子。
我們期待,每一個穿上林果女鞋的朋友,也能在現在跟未來更有自信,更有光彩。

看更多林果女鞋

 
關閉廣告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