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GO W 私房對談】舞台劇演員 劉廷芳(大甜)


 

劉廷芳,大家都叫她大甜,畢業於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曾經參演過多部幾米音樂劇,「向左走向右走」、「地下鐵」,也才在日前剛結束《時光電影院》的巡演,與陳建騏、柯志豪等知名音樂人合作,在音樂劇中有過非常多精彩呈現的廷芳,也是林果良品首款女鞋系列的形象女主角,藉由這一次,樂福鞋新色上市,再一次邀請廷芳回歸,為我們詮釋這雙鞋,同時也跟我們聊聊,身為演員,關於定義自己的樣子,有什麼不同的詮釋。

 

.

 

「過把癮就死,對於角色,就是每一次的極致投入與徹底抽離。」

 

劉廷芳


ORINGO W(以下簡稱W):大甜最近接演的舞台劇大多是音樂劇,請問原因是什麼呢? 飾演音樂劇跟u 一般唱歌、非音樂劇有什麼差異?

劉廷芳(大甜):的確今年參與的製作絕大多數都是音樂劇,甚至還必須跨界演唱傳統音樂南北管,學習傳統戲曲身段,但其實我並沒有設限接演的種類,就只是很湊巧的安排。不過就我的觀察,這幾年音樂劇在台灣,開始被重視,且在這一兩年蓬勃成長,發現大家好像對於音樂劇都有一種夢想,製作量也開始多了。

對我來說,不論是何種表演,精神與信仰是不會改變的,也沒有所謂的難易之分,因為都很不容易。差別就只是因為傳達的媒介和方式略為不同,所以需要具備的技術就會不太一樣。
 
我演出音樂劇的感受是,如何在角色情緒已經無法言說的當下,讓唱歌成為說話的延伸,用角色的身分來傳達這首歌,所以會需要考慮和選擇,比方年齡職業...等質感來改變唱歌的音色和質地,還有如何透過這首歌,讓劇情能往下推展,因為歌也同時是戲。

所以,音樂劇對我不僅僅只是唱歌,更可以說是一種對話與溝通。



W:在演一個角色以前通常會做怎麼樣的準備? 

大甜:如果把今年當作一個切分點,過往我都是用「過把癮就死」的心態和行為模式對待每一齣戲、每一個角色,把自己逼到絕境的那種拉扯感,但這一頭栽入的不客觀未必是好事,因為會不自覺關閉與外在的連結和觀察。

也因為之前那樣的瘋狂與投入,在每一齣戲開始排練前,我極度需要把自己淨空,把前一齣戲的累積和緊繃慢慢流掉,重回身心平衡的狀態迎接下一個角色,安靜聽見自己,這對我而言是最重要的,因為演員必須是超人,唯有身心靈健康又敢於冒險,我們才能讓自己進入角色,我稱這個過程叫做「液化」。

當然對角色及劇本的研究、資訊蒐集,這些都是身為演員最基本的應該,不過也得適時的忘卻演員為角色所建構的設計和想像,在排練到正式演出的過程裡,必須全然投注在「當下」,當下會引領我們去感受與開啟感官,停留在自我設計裡,就會封閉,失去交流與溝通的能耐。然後學會等待,等待自己和角色慢慢的交融,不要急,要保持客觀又主觀的優雅。
 
在生活裡把自己培養成客觀但敏銳的觀察和感受者。



 

「我喜歡自己雌雄同體的特質,因為骨子裡的堅毅而陽剛,卻也能保有女人的柔美,這讓我與眾不同。」


 


林果良品 牛津女鞋



W:女鞋首次發布的時候,我們使用的是「定義自己的樣子」這樣的標題,去探討女生在工作生活中的樣態,那你覺得,身為女演員,在劇場裡有為你帶來任何差異或是困難嗎?

大甜:先除去所謂先天身體構造上和體力的落差之外,對我來說並未形成巨大的差異或者困難。一方面是,我們在成為演員的訓練過程裡,有許多課程會帶領我們相信與交付自己,並且誠實看待關於人的本質與身體,有時候也會有許多肢體的碰觸和交流的練習,但那對我而言都是非常健康的,回歸到人的本質,每個人都有情感、慾望,無關性別。
 
另一方面,比如像今年,我接演了幾個比較中性的角色,可能需要女扮男裝或是打扮比較率性的收束的,我才發現,原來我自己是可以同時有陽剛的樣子,又能有女性的柔美,這種雌雄同體的特質,讓我蠻訝異的又興奮的,我發現自己的新的樣貌和可能。



 

「學習鬆,學習接受沒有什麼事情都是完美的,將緊繃的自己鬆綁,可以讓自己擁有更多可能,在表演上在人生上都是。」




台南人劇團 第十二夜 劉廷芳

(照片出處:台南人劇團粉絲專頁)



W:從戲劇系畢業到現在接演了多部舞台劇,覺得自己有什麼不一樣及成長呢?
 

大甜:從畢業到現在我就是一個很拼命的人,可能因為我自知不是一個
很快、很機靈的演員,又加上缺乏自信心與安全感,我需要時間跟摸索與等待自己的勇敢,這很矛盾吧?但這很有趣,彷彿在我身上形成一種特別的張力。

人生第一個演出機會,我為了一個八拍的舞蹈,在鏡子前面練習了兩個多小時沒有停下來,就是死命都要做到完美,清醒一點來看的時候我也嚇了自己一跳,覺得我好像著魔了。

但來到今年,已經30歲,經驗累積和體力衰退,我開始想要學習放鬆,應該說一直以來都知道自己不夠鬆沉,但會下意識逃避這件事,只覺得我現在就是努力就對了;但今年,好像老天爺的旨意一樣,開始有很多訊息告訴我要開始學著鬆開。

像是這一次接演《第十二夜》,爵士樂是相當需要鬆和調皮的樂種,我記得第一次跟音樂設計「柯智豪」老師上課,他就跟我說:「大甜,你要開始學著發懶、放鬆甚至擺爛,去散步吧,散步時,只為自己唱歌,去玩,好玩就好!」,以前我是一個太害怕犯錯、太想要做好做對的人,但說實在的,根本沒有一件事情是真的可以完美的,所以我認為這齣戲、接觸到這些人,就像是一個禮物,以前那個緊繃的自己,開始慢慢崩解,開始練習使壞、放過自己,我非常非常開心可以有這些訊號跟機會。



 

「每一次演戲,不僅僅只是飾演這個角色,我彷彿從每一個角色每一齣戲裡,學習到更多東西,更認識自己。」



 

幾米音樂劇 向左走向右走 劉廷芳 W

(照片出處:人力飛行劇團粉絲專頁)

 


W:那你目前演過最喜歡或飾演的最過癮的角色是?

大甜:我認為演員對角色都得要有認同感,才有辦法演的出色,所以實在很難選擇我比較喜歡哪一個角色,不如說陪我最久、也最印象深刻的吧,她是幾米音樂劇「向左走向右走」裡一個叫做「W,氣象小姐」的咖啡廳女店員,在戲裡會一直提到她與她的毛毛兔,第一次飾演這個角色,是在我25歲剛踏入劇場不久,一切都還很生澀,記得初次彩排,導演還摔本,然後哽咽,對我語重心長一番,我也曾經一度覺得乾脆不要演了,我演不來。
 
不過在演出之後,開始被更多人發現可能性,其實我是充滿問號的,因為演出的當下我內在其實很不安。也隨著「向左走向右走」的不斷加演,這個角色陪伴我到了今年,五年的時間,我不斷在改變跟經歷新的事情,包括父親的離世,自我心境的轉變,人生的低潮與反思,也許是因為這樣,即便是演到目前七十六場,我依然覺得對我來說還是如此新鮮。當然,也有沮喪,因為她對我來說實在是太勇敢了,我被現實消磨愈來愈少的初生之犢不畏虎,愈演愈覺得難受和羞愧,她和毛毛兔之間教會我太多太多了。


氣象小姐最終成為一位非常老非常老的太太,最後她對著毛毛兔說;「幸福總會有一個終點一個期限,但我們只要記得,在這個很壞的世界裡記得,那些曾經圓滿的時刻就夠了。」回歸到人生,回歸到表演,永遠要好好守候和用心存在那個當下。



W:這一次的流蘇樂福鞋新色,以「知性」為定調,你認為自己是一個知性還是感性的人呢?


大甜:我覺得我喜歡把自己的外在塑造成知性的人,但其實我的內在是非常感性的人,比如說陌生的朋友第一次看到我,都會覺得我看起來是比較知性的女生,但慢慢認識就會發現其實我內在的是很炙熱的且善感的,我很喜歡這種反差感,就像拆禮物,一層一層撥開那種驚奇感我非常喜歡。


 

「人生實在太累了,包含異地的移動或心理的移動都是辛苦的,所以如果有一個舒服的媒介或方式幫助自己移動,那會帶來更高的行動力。」



鞍片流蘇樂福女鞋 林果良品


W:記得第一個拍攝林果首款女鞋時,大甜穿著他跟我們走遍台北的街道,請問還記得當時的穿著感受嗎?


大甜:以前年輕的時候會因為便宜去買鞋,但並不好穿;現在我覺得有一雙好穿的鞋子實在太重要了,因為…因為人生實在是太累了(笑),所以我覺得每一次的移動都是很耗費心力的,不論是真實的地域之間的移動,或是心理狀態的移動,都是很累的,所以當有一個可以使自己舒坦的媒介或是方式,去帶著自己前進的時候,會讓自己有更高的行動力。
我記得那時候拍攝的時候幾乎就是穿著這雙鞋子走了一整天,但我回到家之後我都還是相當輕鬆舒服的,當然那個拍攝本身並不輕鬆,但我沒有感覺到雙腳或身體的不舒服。



W:除了10月即將上檔的「第十二夜」,未來有什麼新計畫可以跟我們搶先透漏呢?

大甜:年底高雄衛武營開幕會有一齣與李小平導演合作的戲《簡吉奏鳴曲》,另外是一齣是陶維均和崔台鎬共同導演的《單兵基本教練》,下半年非常忙碌,不過我很興奮,可以不斷跟新的東西衝撞,嘗試更多自己還沒做但很想做的事情。
更未來的計劃就是,我希望能結婚生小孩,把人生該經歷的事情,該扮演的角色都好好的品嚐一番,就那麼一次,下輩子當人也不知道是何時了,還是不要浪費了!

 

劉廷芳 大甜

 



「人生很難,但在每一次的難當中,會更進步之外,也會更找到自己。」


後記

訪談結束與大甜閒聊,才知道她出身於書香世家,所以從小在學校、在課業上,是有著不小的壓力的,可能稍微考個第五名,就會有隔壁班老師來跟自己說怎麼考這麼差,或許就是這樣的環境,加上本來就不輕言放棄、不服輸的個性,很容易會在意他人的評價,所以現在會希望自己夠有勇氣去面對他人的批判,堅持自己的信仰。
大甜苦笑說,這種骨子裡的硬
有時候雖然把自己逼得很辛苦,也會覺得做人真是太難了,但她也始終相信唯有如此,才會進步跟成長;也大概是這樣的性格使然,她特別喜歡牛津鞋孟克鞋,中性,卻又帶著更多不同的個性,是跟自己很符合的。


 

 

 

鞍片流蘇樂福鞋 深海藍

 


鞍片流蘇樂福鞋 深海藍

▲點我看更多商品細節

 

 

全翼紋雕花牛津鞋 可可咖



▲點我看更多商品細節

 


 

認識更多大甜:劉廷芳臉書粉絲團

企劃及採訪撰文:Lino 王璽鈞

服裝提供:許許兒
採訪拍攝:楊凱傑



延伸閱讀:
ORINGO W 私房對談】小日子商號社長 劉冠吟
ORINGO W 私房對談】EVERYDAY OBJECT 副總編輯 Miffy
ORINGO W 私房對談】印花樂共同創辦人 沈奕妤 (Ama)
ORINGO W 私房對談】春豬工作室 小鳥老師

  (評論前請先登入)
關閉廣告 [X]